协同办公系统软件

五月,机器人手臂参与衬衣袖克夫缝制工作,实现智慧缝纫!

发布时间:2020-05-08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57

五月,机器人手臂参与衬衣袖克夫缝制工作,实现智慧缝纫!

近年来,随着工业4.0,中国制造2025,互联网+ ,新基建等新政策,新名词的出现,制造业智能化,已成为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。无论从装配过程到产品使用,都可以实现智能化,自动化。上海威士紧跟国家战略部署和市场发展需求,引入机器人,视觉,工业互联网应用技术使智能化改革上升到一个新台阶。在袖克夫缝纫工作站中,机器人协调完成袖克夫加工的4道工序,其运行轨迹与整烫机,缝制单元的作业完成时间精准对接,完美融合。并且荣获2019CISMA智能缝制示范产品荣誉。



以下转自《中外缝制设备》2月14日 13:21发布文章


PART1

自我介绍


大家好,我的名字叫袖克夫机器人缝制中心, 我的身份证号码是:WS-8000,我出生于2019年3月,上市时间是2019年12月,我的出生地是上海威士机械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威士)。



在 “CISMA2019智慧缝制示范产品”评选中,我从几百款参选产品中脱颖而出,斩获了“CISMA2019智 慧缝制示范产品”殊荣。 



我的身体核心由自动缝制单元、整烫单元、视觉系统和机器人应用的组合生产线系统组成。


我的身体构造系统结合了工厂的工艺要求、自动化需求 和成本要求,以袖克夫自动压烫、自动送料、自动缝纫、多轴直线运动机构以及机器人加视觉辅助缝纫为智能运动主体,采用压烫、明线缝制、锁眼钉扣一 次性完成工艺,保证了袖克夫工序连贯性的缝制质量。


我的身体运行系统是高度自动化、智能化、人性 化的,这样的运行确保了缝制品效果好、缝线整齐美观、锁钉精准、稳定一致,同时可以大大降低劳动强度和技能要求,节省了劳动时间和成本。 


我的特长

一是多工序进行组合加工,将袖克夫部件加工的四个工序进行协同作业;

二是人机协作,在工作中操作工与机器人进行整烫机和自动缝 纫单元的协同作业;

三是视觉系统辅助纠偏功能, 通过视觉的应用与传动机构相协作,控制缝纫加工精度;四是自动变模机构,适应同款式不同规格的快速加工。


我的创新点

一是通过人与机器人协同作业, 将一个部件的多个工序进行组合加工;

二是机器人与视觉系统的综合运用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我的优势:目前市场上还没有出现正在销售的同类产品,这也意味着我的唯一性。



PART2

技术专家评价



威士首席工程师对我的评价:WS-8000设备的整个系统,主要目的是把袖克夫从烫一直到缝明线、钉扣锁眼,整个系统连续完成。过去的机器要缝制完成这套流程,需要四道加工工序,四个工人操作。



现在,我们的WS-8000系统,简化成只要一个人操作。只需一个人在WS-8000设备前面翻好面料,然后把它放进这个系统,它就会开始进行无人化的全自动流程。 


行业知名教授对我的评价:威士推出的WS8000衬衫袖克夫烫、缝、锁、钉机器人协同缝制系 统,由珞石六轴机器人、克夫定型机、克夫绢明线 缝纫机、平头锁眼机、钉扣机及相机传感器等组成, 在机器人及图象识别系统技术条件下,形成了当今智能化技术最先进的模块式的智能协同加工单元, 它为服装企业实现智能制造作出了最直接的贡献。 



行业技术专家对我的评价:“CISMA2019智慧缝制示范产品评选”活动中机械手缝制设备的参选产品中,包括威士WS-8000袖克夫机器人缝制中心在内的一系列示范产品,都实现了机械手自动上下缝料,甚至通过视觉传感器感知布料位置,机械手调整加持缝料方向和角度来抓取缝料,然后自动规划好路径,把缝料送至缝纫台上按正确的要求缝纫。这种技术组合将逐步成为缝制设备的常规技术,这些技术将帮助服装生产实现少人化、无人化的要求。 



下游用户企业对我的评价:威士的WS-8000袖克夫机器人缝制中心把袖克夫的压烫定型、绢明线、开钮门和钉钮扣多个工序联动起来,大大提升了车缝质量和生产效率,降低工人劳动强度,切实 帮助企业解决了招工难的问题。



PART3

自我评价



我的出生地威士,座落于上海市松江经济技术开发园区内。我的研发立项于2019年春节前后,研发工程师们结合市场需求和威士所具备的制造自动化制衣设备、纺织品智 能化洗涤设备、后整理设备,以及自动化物流输送 系统的雄厚技术研发底蕴,选择了研发袖克夫机器 人缝制中心。


我的“父亲”——威士首席研发工程师柴国宣说:“袖克夫是分左右的,衬衫普遍分一左一右, WS-8000的机器人可以完成循环缝制,单独缝左也可以,缝一左一右也可以,机器人会自动调整方向,如果说我在主程序里面设定为循环,它就会一左一右进行缝纫。



有记者在CISMA2019威士展台采访我“父亲”,问他我是威士的独创吗?我“父亲”笑着谦虚地说:“目前应该是威士的独创。”CISMA2019已结束,结合专家对“CISMA2019智慧缝制示范产品”的总体评价和市场反馈,我可以肯定地说:“我是威士独创。”因为没有任何一家企业,像威士这样拥有完整的整烫和缝制设备的技术研发底蕴。生产缝纫机的企业不一定生产整烫设备,生产整烫设备的企业不一定生产自动缝纫机,只有威士具备了这个条件。



工厂有了我,工人只需一个动作,我就能完成四个人的工作量,还绝对能保障产品质量,真正提高了下游企业的工作效率,切实地减少了企业人工成本,值得市场拥有。